什么是寸止 破了身子h

什么是寸止 破了身子h插图

?

我觉得我做过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晚上下了课,去转盘后面的小店里吃快餐。

小店似乎停了暖气,店里很冷,而且汉堡也是冷的,还很难吃。那东西的难吃程度我至今还记得——上下的面包烫嘴,中间的肉饼里似乎有冰碴,又似乎是糖和盐一起放,我清晰地记得我当时在想,为什么这几样东西会并存于世……但如此复杂的东西的确出现在了一个简简单单的汉堡里。

幸亏没有点饮料。

透过仿佛几个世纪没擦过的玻璃窗,我看到昏暗的路灯下三三两两的年轻男女走过。女人脸上化着浓妆,恐怕一眨眼就会掉下一层白色粉末,嘴唇涂成樱桃红,长指甲做了美甲但并不成功,头发披着。他们指尖夹着香烟,烟头在冬夜的寒气里腾起白雾。

那个坐在街边弹吉他的年轻男人,一张满是粉刺的脸,油腻的头发反射着路灯的灯光,自诩为“天下第一帅的男人”。我不得不要引用一下名句了——那张脸长得,就像十九世纪没人要,二十世纪又砸手里的赔钱货一样。

大概我比他们也没强多少吧,毕竟是学校里的人一口一个“小白脸”的称呼对象……至少品质没有太大问题。

一张破旧的广告单载着雪泥和脚印被风吹起,拍在窗户上,把我的思想拽回到难吃恶心的汉堡上。

一只皮毛肮脏打结瘦骨如柴的流浪猫窜过街角,身后跟着一只比它好不了哪去的狗。猫在跑过时跳过一只油桶,而狗却直撞到那上面。破旧不堪的铁皮桶哐当一声翻倒在地,垃圾和油脂在本来被人踩踏的肮脏泥泞的雪地上又铺开了一层地毯。油污溅到了一个手中摇晃着玻璃酒瓶的男人裤脚上,那男人骂骂咧咧地去踢狗,没踢到却差点绊倒,一旁两个年轻女人哈哈大笑,男人向她们挥着酒瓶——已经空了。

我的肺不允许我作死了,我又开始咳嗽。

那小店的店主看我咳得上气不接下气,眼神如同在看一个将死之人。女店主开始收拾东西,用一块湿布擦着桌子,虽然在把桌子擦得更脏。

几只小虫围着我的汉堡转着没头没脑的圈,真是不知道它们是如何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。

老板娘开始赶人了。我走出小店,玻璃门在我身后关上。

路旁烧烤炉子后站着的男人白了我一眼,在他满是油垢

1 2 3 4 5 6 7 8 9 10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博大网人软文网 » 什么是寸止 破了身子h